社会先锋

读《长寿人生》学到了一个词叫“社会先锋”。

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,人的寿命在不断被延长,人类社会将会首次迈入老龄社会——人类社会有史以来一直都是年轻的,这是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社会形态。

我们今天的人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时序年龄界定的。19世纪,各国政府开始搜集准确的出生记录,从那时起,时序年龄就成了我们人生的时间结构,也成了社会、经济治理、人生安排的重要依据。今天,在很大程度上,我们理解和安排老年的基础,是在工业化初期逐步形成的“三段式”人生:上学—工作—退休。所以现在让所有人步入老年生活的退休年龄机制是 19 世纪的产物,在长寿社会中,这种百年以来的设定对个人与社会都将难以为继。

技术的飞速发展带来了颠覆式的改变、如从狩猎到农耕、从农业到工业、从工业化到信息化。技术发展创造了破环现有经济和社会结构的科技进步,为了适应新的经济和社会结构,我们需要不同于技术才智的另一种人类才智–社会才智。如果说以新知识为基础的技术才智创造了新的可能性,那么社会才智创造了新的生活方式。

社会先锋就是积极应对社会才智的挑战,尝试适应长寿和科技带来的全新环境的个人或群体。 作为社会先锋,必须认识到过去可行的,未来未必可行。什么时候结婚、是否结婚、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;学什么、怎么学、跟谁学,这些问题可能无法在过去的传统中找到答案。我们必须准备好质疑常规,创造新的生活方式,形成更深刻的见解,去试验,去探索。